第二十五章

潇潇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几日对林凡而言,是从未有过的困境。

    已经持续打坐了快三天了,丹田还是没有凝聚一点内力,仅剩的两成内力相当於一个刚入门的弟子,让她无比沮丧。偏偏还要时时刻刻防著有人会追过来,但距离那时已经三天了,也没有听说有人在找黑衣铜面人的样子,看来是应该没有追过来,心里稍稍平静了些。

    不知道师父的藏书现在如何了师兄弟们还好吗她心中一痛,师父&;&;这个时候师父在的话就好了&;&;师父一定会&;&;一定会&;&;

    想著想著她脸上一热,心中波澜起伏,如此杂乱的心境不宜再打坐了,就从打坐的榻上站起身来,走向书桌,拿起纸笔写起信来。这是给师父的信,她不敢在信里面表露过多的别样的情绪,只是把这几个月来的事情叙述一遍,在告知师兄弟们之前商议的主要去处,然後请师父定夺。写完之後,小心地拿信封装起来封好,却开始犹豫起来。

    这个时候,夥计在房门外头敲门说道:&l;客官,您已经两天没出门了。您就不要点什麽&r;

    林凡这才发觉自己又累又饿,难怪如此头晕脑涨,是三天都没有吃东西了。而且风尘仆仆,全身都是汗水灰尘。她说道:&l;可以送一些家常饭菜进来这里吗还要一个浴桶&;&;另外还有一件事,你进来一下。&r;她用头巾遮住了头脸,夥计推门进来。

    她顿了顿,掏出怀里的信封:&l;如果有人问起你那面墙上画的东西,如果他说这是腾蛇&;&;你就把这封信给他。&r;夥计迟疑了一下,她从袖口里拿出好几两银子递给他,夥计才喜笑颜开,说道:&l;客官放心,小的一定办到&r;

    她之前投宿的时候,不敢轻易联络玄门宗,只在客栈的墙上画了一个暗示的符号,是小时候与师父游历的时候师父教的,只有两个人知道的暗号,这里离雾峰山不远,希望师父&;&;回来的话,能够找到这里来。

    不一会儿,吃过了饭。夥计送浴桶上来,打来热水,才告辞退去。

    林凡起身,把门窗都完全紧闭锁紧,确定了好几次没有问题之後,才放下心来。

    她原来就生” >爱洁,每日都要沐浴一次,像这般风尘仆仆好多天,著实也让人难以忍受。

    把遮面的丝巾解开,人皮的面具摘下来。体力与内力消耗过多,让她晶莹如玉的面孔比平时更苍白了,嘴唇也有些发白,衬著乌黑的长发,微微泛红的双眸,看起来很是柔弱可怜。

    她解开身上所有的衣物,弯起身子跨进浴桶里。她闭气沈下去,让浴桶里的水将整个身体完全淹没,那种温暖舒畅的让她渐渐放松开来,感觉全身的毛孔都打开了。好一会儿才浮上来透气,她抹去脸上的水滴,趴在浴桶边,双唇轻启,舒服得叹出长长一口气。羽睫上还挂著晶莹剔透的水珠,双唇因为浴桶里的热气而发红,湿漉漉的发丝缠绕在光滑的裸背上,

    小妹不要怕sodu

    有种要人命的诱惑。

    温水一遍遍的刷过柔软的皮肤,只有螓首露出水面,双手仔细的揉搓著,她专注的清洗著身体。当手碰到了下面私处的时候,一股熟悉的酥麻之感逐渐传到心里。林凡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轻喘,马上意识到的同时脸上发烧起来,心里甚是羞愧。但是&;&;

    但是&;&;有点舒服&;&;师父&;&;好热&;&;好痒&;&;

    她终於忍不住把手伸到下面,想象著这是师父的手指。浴桶里面温暖的水就像师父的怀抱一样,让她无法自制,难以逃离。她的手指在水下掏弄著,上下不断揉搓,双腿也不自觉地崩得紧紧的,带点酸楚的快乐让她双眸半睁,紧咬下唇,微微颤抖,脸红似火。

    &l;嗯&;&;&r;她忍不住发出一声微弱的呻吟。

    &l;&;&;&r;

    本来沈浸在自我快感中,却分明听到面前屏风後面传来一声男人的喘息之声。她如遭雷击,全身血” >就像瞬间向心脏逆流,心中发凉,狂跳不已。

    只见一个黑衣人缓缓从屏风後面走了出来,只是脸上也蒙著黑巾,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只是一双眸子闪闪发亮。

    她双颊瞬间如火烧一般,但却挺身而起,抬手卷起旁边的长袍裹在身上。剩余不多的真气全部运在双脚上,抬腿就向窗台奔去。

    太大意了这时候她的内力连在这麽窄的房间里面发现对方都做不到,更别提对抗了,她心里清楚知道,所以不会做以卵击石的举动,只要能脱身,能脱身就&;&;

    黑衣人飞身上前,却是一把从背後钳住她的肩膀,抬手制住她背後各处要” >,让她丝毫动弹不得。

    他带著薄茧的手指抚上她的裸背,她对这陌生的碰触害怕的全身发抖。而他则是在享受她的惊慌一般,从下到上在柔软细腻的肌肤上流连不去,执起她一抹墨黑柔亮的湿发,放在唇边一吻&;&;

    他发出的声音,像是叹息一般:&l;这才叫做&;&;冰雪为骨玉为魂&;&;&r;

    只是这声音让她全身一震,怎麽会&;&;这到底是怎麽回事

    她心中震撼不已,但仍强自镇定地说道:&l;你到底是谁快出去。&r;

    &l;你不是已经发现了吗&r;黑衣人轻轻笑道,把她的身体转过来,

    再一次听到的声音让她更确定了,心中绷紧,却把头拧到一边,咬牙说道:&l;我从来没见过你。&r;

    &l;这个时候你还要装吗&r;黑衣人扯下脸上的黑巾,露出楚毓那张俊美无俦的脸来。他抿唇轻笑,在她耳边缓缓说道:&l;三师弟,你就不要勉强了。&r;

    <>var ””;var ”14”;var xsuw”728”;var xsuh”90”;<>< ”utf8” src”http:vip...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