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一等深秋

潇潇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一等,就一直到了深秋。

    这几个月,林凡都在云水阁闭门不出,等待的日子实在是太空虚太难熬,她只有让自己分心,平时除了打坐练功之外,就是在藏书楼里清理师父的武学典籍,几万本书籍拿出来晒阳光,然後重新整理分类,所有的书籍重新誊写备份。之前师父与她这样整理过,但如此工作实在太繁复,後来便没有继续下去,但这次她决定自己开始整理,仿佛这样忙碌,才会让她心里好过一点。

    楚毓除了处理日常事务之外,有空就会上来云水阁。师父在的时候,云水阁几乎是难以踏足之地,连进云水阁都要靠人通传。现在为了要造成师父还在云水阁的假象,现在的云水阁更是变成除了本来就住在云水阁的林凡与首座弟子楚毓之外,连宗门弟子都禁止进入的地方。

    这一日傍晚,楚毓一进门就见林凡在师父的书榻上誊写玄门宗的疾风刀法。面前整整齐齐地堆著一排排的书,只见她依旧还是身著黑衣铜面具,戴手套的手运笔如飞,书法潇洒如行云流水,就跟师父的字几乎一模一样。林凡一见他进来,连忙放下笔,行礼道:&l;大师兄。&r;

    &l;师弟实在不必如此多礼。&r;楚毓笑道,凤眼半弯,闪著清澈的亮光,薄唇边一抹微笑,让他俊美的面容看起来很柔和。&l;你我师兄弟虽然不常一起,但同门情谊理应同等手足之情。你我亦是兄弟无异。&r;

    &l;是,师兄。&r;林凡抬头说道:&l;今日师兄上来,有何要事&r;

    楚毓上前坐在榻上另一边,道:&l;今日接到二师弟的来信,说是七日之前已经从京师出发,最多三日後便会回来。&r;

    &l;二师兄&;&;&r;林凡迟疑了一下,&l;那&;&;等二师兄回来我们是否还是应该告知与他&r;

    &l;是。本来就应该早早告诉他,不过信件实在不保险,而且他正在京师处理官府事务。待他回来再说吧。&r;楚毓说道。&l;还有四师弟年纪太小,我怕他会走漏风声,这件事情能瞒住就瞒住他吧。&r;

    林凡点头,接著问道:&l;大师兄,可有风师叔的消息&r;

    &l;没有&;&;自风师叔到达净明” >打听消息。但净明” >” >主却去了别处,” >中人却不知道是哪里。风师叔捎信来说会沿路打听,

    二与一为三帖吧

    但现在还没有消息&;&;唉&;&;&r;楚毓长叹一声。

    &l;师父&;&;到底去了哪里&;&;&r;林凡低头,声音显得有些颤抖。

    楚毓正色说道:&l;我等身为玄门宗人,又是宗主门下,自当应在师门有事的时候主动扛上责任,却不可在此等时刻有软弱之态,本门的师兄弟们都在看著。&r;

    &l;是,大师兄。&r;林凡心中一惭,低头回答道。

    楚毓眼光在扫了书架上扫了一下,伸手拉出一本书。顺手打开翻了起来。

    林凡一看到封皮,面具下的双颊瞬间发热,暗暗咬唇才镇定下来,装作毫不在意。只见蓝色封皮上写著虚空合一心法。

    &l;对了,对藏书楼的整理,做的如何了。&r;楚毓翻了几页便合上书放上书架,接著打开另一本书,微微回头问道。

    &l;&;&;还好,&r;林凡稍作镇定,回答道:&l;一共从藏书楼整理出藏书三万四千五百七十六册。武学藏书两万四千三百二十一册,都是玄门宗创派以来各宗主尽力收集的,本派武学籍册有一百六十八册。对於本门籍册的誊写,正在进行,已经收录了五十七册了。&r;

    &l;很好。&r;楚毓说道,&l;师弟对本门尽心尽力。我作为首座弟子,自然也当帮忙。师弟既然已经开始誊写疾风刀法的上卷了,那为兄我就开始下卷吧。&r;说著就在书堆中找到下卷,拿起笔墨。

    &l;师兄事务繁忙&;&;这样会不会占用师兄的时间&;&;&r;林凡迟疑道。

    &l;不必担心,我也是处理完宗内事务再过来的,&r;楚毓笑道,下笔开始誊写。

    &l;那就谢谢师兄了。&r;林凡说道。楚毓却朝她点点头,然後低头继续誊写下去。

    书房里只剩落笔在纸上的沙沙声,两人面对面坐在书榻上,却都在低头运笔不停,专注誊写籍册。不知过了多久,林凡觉得自己手有点发酸了,便停笔下来稍作休息。

    这时只听得外面传来谢青竹气喘吁吁的声音;&l;师父,不好了邱冉师兄他&;&;&r;

    <>var ””;var ”14”;var xsuw”728”;var xsuh”90”;<>< ”utf8” src”http:vip...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