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伦情缘

第十七章 软卧惊魂

年少轮2017-4-5 13:11:52Ctrl+D 收藏本站

<    《孽伦情缘》最新章节...

    周日的早上,立哲开车把王蔓送回了家,王蔓让他去家里坐坐,他觉得不太合适,让叔叔和婶知道了他和王蔓发生的事,那他俩还不疯了呀,等他工作有了起色,到时候再来家里拜会也不迟。王蔓亲了亲他,“小哥,要想着我呀,嘻嘻”“恩,我会一直想你的,你也乖乖的,好吗?”“知道了,回头还是网上聊吧,小哥88”王蔓下了车,走进别墅院门,立哲看着她性感的背影,久久不忍离去,他太爱这个妹妹了,他还在回味着昨晚逍魂时刻,来的太突然太快了,他都没来得及仔细去品味,现在有时间要重新回味一下昨天的场景、激情的感受,立哲内心充满了幸福感,也再次在心底立下重誓:这个女人,我要一辈子用生命去保护她!

    王蔓回到家,看到了老爸,叫了一声,本来洪涛想说说她,不过见到王蔓的笑容他就没了脾气,而且昨晚和小孟老师的另类战斗也让他荣光焕发,心情大好,只是说以后让小蔓还是早点回家,别在外面刷夜了,小蔓答应着,说有点困,就去上楼睡觉了。洪涛给小孟老师使了个颜色,两人先后下到了地下室了,看来,又要上演一副让人血脉膨胀的春宫图了。某个性学家曾经说过,人只要找到发泄的渠道,家庭、社会反而和谐了,这点从小蔓的一家上,似乎得到了验证。

    此时的刘燕,正在一个会议上发表演讲,她目前是经管学院的副教授,随着目前国内的改革开放,经济与工商管理成了热门,经常会有一些机构和赞助商邀请名校的老师去讲课,或是做些经济类的论坛活动,刘燕属于年轻的新人,但发展得很快,很多业内专家和学着及企业的一些老总都对她很赞赏,是单纯从学术上还是有其他方面的欣赏那就不得而知了,总之,她在这个圈子里逐渐成了知名人士,尤其更受到一些大企业老总的青睐,经常会被邀请去讲课,并且每节课的报酬都是不菲的。刘燕有时候也不想参加这么多的活动,但你要是想在经济学术领域及市场应用领域有所建树和发展,那有些事你是必须要应付的,否则,以后人家不找你,不带你玩,你自己再有本事也没什么用了,任何行业领域都讲个人脉和圈子,你想在这个圈里混好,就得对各方面的圈内人士都保持一个良好的关系。忙完了下午的会议,她定了晚上的火车回京,和飞机相比,如果火车方便,她更喜欢坐火车,觉得踏实,安全。晚饭期间,许多老总和专家教授都来和刘燕敬酒,合影,很多对她都是色色的那种感觉,她也在做着筛选,觉得那个将来更有价值,她就会热情些,在昨晚周六的舞会上,她也和几个老板互留了电话,那些人都争相恐后地和刘燕跳舞、一起合唱,女人在一定范围内做事还是有优势的,尤其是漂亮女人,俗话说得好,每个成功女人的背后都会有一大群更成功的男人,呵呵。

    刘燕被送上了软卧车厢,她找到了自己的铺位,送站的人帮着把东西搬进去之后,就握手告别了。刘燕坐在了下铺,拿出手机看着信息,她对面的下铺坐着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她心想,不知道车上会不会满员,要是只有这一个男的,那她还觉得挺别扭的,这火车是晚上九点发车,第二天早上7点到,这要是一晚上和一个男人在一个包厢,她肯定睡不着了。过了一会,上来两个青年男子,穿着短袖文化衫,下面都穿着大短裤,带着墨镜,有一个男人的袖口还露出肩膀上的一段刺青,他们好像在找着什么,当他们来到刘燕包厢的时候停了下来,打量了刘燕和那个中年男士几眼,然后一个小伙子把那个男人叫了出去,说是有点事,不一会,那个中年男士回来把自己的行李拿走了,那个小伙子非常客气地要帮他拿行李,并一直道谢,那个中年男士没说什么,样子像是很不情愿地走了,刘燕想,这回好点,两个男人是一起的,那个刺青让她觉得不太舒服,但现在的社会也在进步了,正经人也会有刺青的,也没有什么,过了一会,包厢里又进来一个30来岁的年轻女子,这下刘燕心理彻底踏实了,可以安心地睡觉了,她把枕头放好,盖好了辈子,眯起眼睛,准备睡觉了。迷迷糊糊,不知过了多久,在火车的颠簸中,她渐渐进入了梦乡。睡梦中,她隐约感到有个人在抚摸她,脱她的衣服裤子。她睁开了眼睛,看到那两个年轻的男人正附身在她的床铺周围,一个男人正在脱她的裤子!“啊,你干什么!”刘燕刚想起身,发现一个男人正拿着一把刀架在她的脖子下面,这俩是什么人,怎么能把刀带上火车呢?“大姐,你别动,弄破了脸可不值得,只要你好好配合,我们保证不伤害你。”“你们要什么,我包里有钱,你们都拿走,别碰我!”刘燕说到。“我们不要钱,老五,你把她俩身份证都拿出来,拍张照给咱兄弟发过来,咱俩要是出事了,有人帮咱们算账!”脱刘燕裤子的男人停下了手,过去从刘燕的包里翻出了身份证,又要了上铺那个女人的身份证,拿手机拍着照,不知道发送给谁了。“行了,大哥,发过去了,大姐,你配合点,和弟弟好好玩玩,保证不伤害你,”说着,又过去脱刘燕的裤子,刘燕缩回腿,哀求到:“求求你们,别碰我,钱都拿走吧,要多少钱我都给,我不报警,我岁数大了,你们放过我吧。”“哈哈,大姐,你岁数正合适呀,看你这身材,就是让我们犯罪呢,哈哈”两个青年对视着笑起来,拿刀的老大又把刀压了压,说道:“大姐,你真别逼我,行吗,非要来点暴力吗?”他说着举起了右手,刘燕吓得双手捂住了头,“两位大哥,你别打这个大姐了,你们要钱还是要色,我们都配合,别伤害我们就成,大姐,咱们还是别反抗了,生命重要呀。”上铺的那个女人说道。“你看,还是这个姐姐识相,现在这年代了,让弟弟玩玩你也没什么损失,没准还有收获呢,哈哈,”那个老五*笑到:“上铺这个姐们,你下来,配合点,给这个大姐打个样儿。”上铺的那个女人下到地上,按要求脱去了全身的衣服,赤身*体地站着,“大姐,你看看人家,大家都是为了开心,你让弟弟开心,弟弟肯定不为难你,”他对着刘燕说到,又转过身去,抓了几下那个女人的前胸:“你过去,给老大吃吃下面”那个女人很听话地走过去,跪在地上,脱去了拿匕首那个青年的大短裤,握住那家伙,吃了起来。刘燕闭上了眼睛,留下了委屈的泪水,任由那个男人八光了自己的衣物。“行了,看你这么听话,你到一边给拍照吧。”那个老大对上铺那个女人说到,把匕首放在了桌子上,两个男人都脱去了外衣,一上一下地都上了刘燕的身上,刘燕躺在铺位上,她看到那个女孩正在拍照,她用眼神示意了那个女孩,眼光指向那把匕首,那个女孩一脸紧张地摇了摇头,没去拿那把匕首,而是继续听话地拍起照来,刘燕的心凉了,她很怨恨那个女人怎么这样就顺从了,她想挣扎,可她被两个男人死死地按住了,屈辱与难过,再次让她泪流不止,“大姐,别紧张,我们戴套了”老五说到,刘燕没有反应,她闭上了眼睛,放松了自己,忽然间,她感觉到一阵刺痛,从下面袭来。“嘿,大哥,这娘们儿还真带劲儿,舒服。”“是呀,老五,你看着胸,多棒,呵呵”“呵呵,是呀,大哥,你先揉揉,兄弟我先来了哈,”“哈哈,大哥让着你,我先玩上面,哈哈”两个男人*笑着,在刘燕的身上,恣意地玩弄这,一旁的闪光灯还在不停地闪着。。。。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